那個遊戲能賺錢|北京的符號

推薦産品 2020年01月21日

  蘇州的雨細軟,成都的雨淫綿,而北京的雨,輕靈又不失厚重。
  雨打在成賢街的青石板上,雨打在國子監的幽翠古柏上,雨打在含笑而揖的孔子的飄飄儒巾儒袖上;于是,連雨也帶著古老的幽幽書香。
  漫步雨中,無需撐傘,因爲那雨滴由頭頂含羞吐蕊的潔白槐花上落下,仿佛夫子的諄諄教誨浸入心田;而你,也宛若走回古代,走回那鼓樂飄揚書聲琅琅的貢院,撫摸那曆經悠悠歲月的石碑的刻痕,也許,先祖的姓名恰在其中。
  雨、槐花、古柏、石刻、孔子像、國子監,這,或許是北京的符號;隱藏其後的,正是脈脈書香。
  嶺南的風郁熱,塞北的風凜冽,而北京的風,和煦而清爽。
  風吹皺昆明湖的一池碧藍秋水,風吹蕩開盧溝橋畔的菲菲蘆花,風吹響鼓樓檐角細小的銅鈴;于是,連風也帶著溫和的微笑。
  漫步風中,不妨同如金風一般親切的人們一同歡笑。扯起一紙沙燕風筝,讓它帶你在北京晴藍的天空中飛翔;將風筝老人的匠心獨運一同放飛;搖橹昆玉河中,聽不到那古老而悠長的叫賣聲或許微有缺憾,但耳邊充盈的那爽朗耐聽的京片子,是否還有一絲京劇的韻味兒?微醺風中,你聽到胡同口那一把京胡的綿軟京音兒,陽光映著微青的影壁,鴿哨兒響徹晴空,能不沉醉?
  風筝、京音兒、胡同兒、京劇,這,或許是北京的符號,但隱藏其後的,正是濃濃的民俗。
  西域的雪淒涼,中原的雪沉重,而北京的雪,厚重如千年曆史。
  雪落在元大都遺址的殘垣斷壁上,雪落在紫禁城的金瓦紅牆上,雪落在銘記興衰榮辱的漢白玉華表上;那雪,亦落在新完工的大氣莊重的首都博物館上,落在建設中的擁抱世界的奧運場館鳥巢上。
  紛紛雪花落于身上,左手是觀象台的古老,右手是長安街的現代;左手是白塔的紅牆綠瓦,右手是中關村的車水馬龍;左手是曆史,寫也寫不完的榮辱興衰;右手是未來,也道不盡的輝煌願景。北京人的雙手,沉重而又輕盈,而那心間承載的,正是落于那個遊戲能賺錢們肩上的千年的責任,是那份作爲首都人的責任!
  故宮、白塔、世紀壇、長安街,這,或許是北京的符號,隱藏其後的,正是北京人承載責任與曆史的心!家在北京,心在北京,留住曆史的符號,創造未來的符號,正是每一位北京人的心願。

  “咬定青山不放松,立根原在破岩中”,翠竹有心紮根破岩,才有了“任爾東西南北風”的灑脫堅毅。人亦如此,讓心靈紮根,目標在前,才有了拼搏的動力。
  泰戈爾說:“種子向往春天時便成了花。”有心最要緊,讓心靈在向往中紮根,便有了破土而出的力量。
  那個遊戲能賺錢想起“草原曼巴”王萬青。誰能想到這個都市的驕子,能夠紮根艱苦的甘南瑪曲45年?“做一個有價值的人”,一位心懷夢想的大學生,克服重重困難,紮根藏區工作,僅僅用好奇的字眼來诠釋是遠遠不夠的。與時代同步,是一種信念、一種理想的力量,在不斷驅使著他用心去尋找屬于自己的人生。有心最要緊,堅韌的心靈就此紮根于夢想的土壤。因爲有心,所以奔跑,即使跌倒了也要爬起;因爲拼搏,所以成功,淚水與汗水中都盛滿了希望。王萬青讓心靈紮根,在奔跑中昭示:堅韌的生命就是如此驕傲。
  他因爲口吃而自暴自棄,他因登台演講而遭人嘲笑,然而他——德摩斯梯尼,這個堅韌的靈魂,將自己的靈魂紮根于希望,每天含著石子,面朝大海朗誦。清朗的海風吹送來夢想的芬芳,海浪宣讀著誓言與他爲伴。有心最要緊,五十年如一日,他終成希臘最偉大的演說家。他有心紮根,讓靈魂飛翔,他在演講台上,用清晰流利的言語向人民訴說著夢想的力量,讓人們懂得:有心最要緊,唯將心靈之根深深紮住,以努力和拼搏爲翼,才能展翅飛翔。
  還記得“索道醫生”鄧前堆嗎?這個28年來來來往往于怒江兩岸的鄉村醫生,爲村民健康擔憂。曾經迷茫,也曾經退縮,然而心中有愛卻讓他在苦難中覺醒,讓自己的心靈紮根于怒江的熱土。有心最要緊,所以在冰冷的索道上,他以赤誠的奉獻,奏出了曠世的絕響,在繩索上起舞,在怒江邊歌唱。他把根紮在風雨故土,在這個風波叠起的時代向人們昭示:心靈是棵會開花的樹,唯有心紮根,方能綻放夢想,讓生命飛翔。
  有心最要緊,少一些“一日看盡長安花”的浮躁,多一份“長風破浪會有時”的信念;有心最要緊,少一些“無言誰會憑欄意”的孤愁,多一份“對酒當歌,人生幾何”的豪情;有心最要緊,在拼搏中讓夢想的種子開出了絢爛的花,芬芳之中,踏出一路花香!